Menu

Ryan Lau

Blog

一些感想

如果你观察得足够仔细的话,你会发现,在这个博客建站后的第四年,我终于开始用中文写标题了。十天前,这个互联网上的空间度过了它的三周年纪念。从高二到大二,写作的动机变化许多,每次写作前都要绞尽脑汁想一个英文标题,还未想出标题,写作的心境恐怕已不在。过去用英文标题,是出于希望展现标题使用的西文字体 Open Sans 的美感,而几月前网站更换主题,字体变为操作系统自带的 grotesk 类字体,于是美感的原因也不再存在了。说了以上这么多,无非是想解释一下此番放开标题语言限制的原因。

昨晚是九十九度杂志社每学期一度的庆功会。平日在江湾和枫林奔波,麻痹于上医枯燥的日常中,故格外期待这次又能和 99 的人们相见。坐上十号线,走在大学路上,穿行在光影和年轻的人潮中,感到这样的出行有些奢侈,终于能从医学院的枯燥和作为局外人的孤独中暂时抽身,即使是短暂的喘息也让人感到美好。

今次来的人比去年圣诞时似乎多了不少,气氛放松了些。85° 的蛋糕挺入味,只是奶油多得使人饱腹感极重。许多新人有了职位,希望她们能喜欢聘书的设计。今年的聘书在字的宽度做了修正,在部分位置也引入了思源宋体。至于我,我从一帆手里接过了视觉部部长的聘书。如之前在朋友圈中说的,能继续担任这项职务,既荣幸又紧张。过去一学年,上学期还勉强能维持一定频率的培训,下学期便音信全无,由于个人生活的长期混沌状态,以及个人性格过于儒弱,与人沟通上存在很大问题,长期未能担负起应该负起的责任,除日常制图外的工作差强人意,因此而产生的抱歉,是难以用言语表述得完了。

纵观整个学年,我对九十九度留下的贡献恐怕只是那一份 29 页的《中西文排版规范》,这也只是花了一周时间的成果,相比起整个学年的时间,太少太少。由下学期开始,视觉部的规模和业务范围会有极大改变,面对一些从未踏足的新的领域,心虚是确确实实的。之前新学期计划迟迟未定,也是因为对未有把握之事十分迟疑。

不过庆功会后,我的心至少有那么一段时间不再那么慌了,这都是因为千叶和一帆的话吧。在视觉部的日子,有时不免会陷入烦躁和不安,有时因为时间太赶也无法沉下心思考设计的意义,因为组织工作的不佳,也会对未来产生怀疑。但各位的话,让我了解到面对这些困难我们并不孤独。作为独立校媒,九十九度走过如此多风雨还能够传承下去,这便是克服困难的信心所在了。这一晚讲到的故事让人感动,关于九十九度,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在情怀一词泛滥的今天,九十九度的情怀真实得弥足珍贵,这也是我始终希望留在这里的原因吧。

九十九度想必就是我在复旦的经历里最值得怀念的一段吧。在上医,绝望时不是没有想过退学,复旦的一切似乎都可以放弃,但九十九度的这份温度却让人不愿离开呐。

祝下学年好运。未来的视觉部很可能会涉足 web 设计和 UI 设计。这两个月花大时间补了许多 web development 方面的知识,在前几天,也终于从 0 到 1 上线了一个自己设计和实现的完整的响应式网页,至于是否要公开,我还在斟酌中。不过能够设计新的领域,总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去年招新时,曾经否决的 HTML5 方案,现今并非不可行了。

近两个月想来是这一个学期最充实的一段时间吧。我通过 online courses 学习了 HTML5、CSS3、JavaScript 和部分后端开发的知识(得多亏了吕洞宾学长几句话的启发),通过视频和 Apple 的文档学习了一些 Swift(遗憾地因为一些瓶颈暂时中止了),以及,我终于阅读完了 iOS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在医学院的外人看来,我恐怕是对自己专业非常不负责任了。但是能够几乎全身心地投入设计和开发方面的学习而带来的充实感,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再说件旧事情。五月底参加了 Type is Beautiful 的十周年庆沙龙,这也是我期待已久的活动。想到能亲眼见到过去只能在文章的作者栏中看到的名字和在播客中才能听到的声音的本人,就感到无比兴奋。活动的场地一级棒,我也如愿见到了 Éric Liu、蒸鱼、Rex、Mira Ying……那天晚上喝了不少现场提供的酒水,离开时意犹未尽。参加此类活动让我去暂时脱身于医学生的生活,能在短暂的时间里以抽离自己平日的身份,尝试接触和融入自己梦想中的领域。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光明正大地以一位设计工作者的身份生活着啊。

还想表达一下对最近时局的看法。The Initium 的减员风波远未平息,今日,付费阅读墙终于要开启。前几天集资计划开始(请访问 https://funding.theinitium.com 参与),我当即购买了一年的 Basic 会员。不能说 The Initium 的内容有多么正确,但是它们以整个华人社会的视角对两岸三地的新闻关注,抽离于某个地区的偏见可能带来的影响,它们在实现中立新闻上做出的努力,以及对优秀设计的坚守,还是让我对他们心生好感。众筹已过去几日,进度仅为 31%,担心很大,但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挺过难关。希望正在阅读这篇博文的你,也能去看看他们的新闻报道(once again, it’s theinitium.com),或许你也会喜欢上他们。

还有一件事,是有关近期简体中文网络世界中对 Apple 的大讨论。其中包括由微信引起的大家对 Apple 金钱分成的争议,以及前几日刚刚出现的,iCloud「霸王条款」。关于 Apple 的这些事,或许大家在中文互联网上已经看了足够多的微信推送和微博文章,但是我可以肯定和保证的是,包括和菜头在内的绝大多数文章均存在事实错误和故意挑起民众愤怒的嫌疑。中文互联网环境浑浊,反对 Apple 在似乎成为了新的政治正确,许多人把在微信和微博中看到的文字当作真相。这并不完全是责备,出于 Apple 的网络连接速度在中国大陆体验不佳,iTunes 对中国大陆用户的不友好以及 Apple 作为美国企业的身份,都让许多人更愿意相信微博和微信热文中提供给他们的 alternative facts。关于这些争议,我推荐想要了解事实的各位可以参考《关于苹果叫停微信推送的问答 – 一天世界》《iCloud 备份疑似被删事件 – 一天世界》。一句话总结,Apple 的规定一直在那里,Apple 不是在「向中国互联网宣战」,也绝不会下架微信,这一切都是源自于中国大陆不负责任的媒体戏太多,以及中国大陆的人们在涉及民族利益的问题上太容易被煽动。

讽刺的是,我在上面链接的第二篇文章,在知乎上因为 politically sensitive 而无法阅读,实话说,这篇文章中我丝毫看不出和政治有关的内容。过于这个讽刺的情况,文章的作者李如一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中也回应道:「这就是为什么妳不该把作品仅仅发布在某个特定的『内容平台』上。尽管现在知乎上的版本会显示『建议修改期间,文章内容对其他用户不可见,修改提交后会自动进入评估状态』,在《一天世界》博客仍然可以看到健全的版本。」这也便引出我最后还想说的一个观点,我讨厌微信及一切与之类似的中心化的互联网平台。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不止一次想到过要开设微信公众号,一方面是出于博客的曝光度太低的原因。但目前我不会再考虑这件事了。微信设立的 walled garden,censorship 下的自我过滤让我喘不过气,知乎亦是如此。我的政治立场已经逐渐变得温和,但当面对某些黑白分明的议题,我不愿沉默也不愿做其帮凶。在这个魔幻现实主义的社会,我们学会了自我过滤以及那些人的处事方式,我们之中居然还有人支持因个人对部分内容的厌恶而忽略某些一刀切做法在法律的合理性。我毫不掩饰这几天内心十足的失望。

此文在 iA Writer for iOS 上撰写,在 WordPress for iOS 的文本编辑器上补充修改完成。新的一周,考试在即,pó-pì(闽南语台罗拼音:保庇)自己和大家。

A few lines before Build 2017

今天晚上就是 Build 2017(微软全球开发者大会)了。从 2014 年开始的每一年,我都会守在电脑前观看 Build 大会的 keynote livestream 和 The Verge 的 live blog(The Verge 拍的图真是太好看了!)。记得过去的几年,每到 Build 大会开幕的那天晚上,我都会把自己的 Windows 设备摆在桌面上,屏幕里放着 Build 大会的网页(buildwindows.com),做一番拍照留念。

(更多…)

Runaway

生活混乱无章。过去八个月来,能唤起自己兴趣和关注的东西越来越少,自己在意的东西和渴求的东西也远不如以往来得多了。

生活在这样一个社群里,周围的所有人都从事着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事、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目标,我是最格格不入的那一个。但不管怎么样,我会在设计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不会回头了。

每周都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在谈话和思考上。考试在即,浑身无力。

A Typography Nightmare, Apple Edition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于我在 16 年 12 月写给《字谈字畅》节目的两位主播刘庆(Eric Q. Liu)和钱争予的一封邮件。在四个月后,我决定在添加一些最新的内容后将这篇文章发布在博客中。

正如标题所言,本文的主题是 Apple 近期在字体排印方面的灾难级表现。我写下这句话时,无疑是有些痛心的,毕竟这与 Apple 长期以来给许多人留下的印象完全相反。自 Steve Jobs 与西文书法的奇缘故事开始,Apple 便以在字体排印上的专业与专注而收到创意人士的推崇。诸如 Apple 长期以来坚持以保留字体设计风格为方针的出色的字体渲染(font rendering),以及 Apple 尊重字体版权等事,都是 Apple 在字体和字体排印上令人尊重和敬佩的事迹。相比起 Microsoft 臭名昭著的 Arial,以及接下来以同一方针抄袭而来的 Book Antiqua 等,Apple 在字体数字化、桌面排版的发展史中可谓是赚足了人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