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A Typography Nightmare, Apple Edition

2017 年 4 月 15 日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于我在 16 年 12 月写给《字谈字畅》节目的两位主播刘庆(Eric Q. Liu)和钱争予的一封邮件。在四个月后,我决定在添加一些最新的内容后将这篇文章发布在博客中。

正如标题所言,本文的主题是 Apple 近期在字体排印方面的灾难级表现。我写下这句话时,无疑是有些痛心的,毕竟这与 Apple 长期以来给许多人留下的印象完全相反。自 Steve Jobs 与西文书法的奇缘故事开始,Apple 便以在字体排印上的专业与专注而收到创意人士的推崇。诸如 Apple 长期以来坚持以保留字体设计风格为方针的出色的字体渲染(font rendering),以及 Apple 尊重字体版权等事,都是 Apple 在字体和字体排印上令人尊重和敬佩的事迹。相比起 Microsoft 臭名昭著的 Arial,以及接下来以同一方针抄袭而来的 Book Antiqua 等,Apple 在字体数字化、桌面排版的发展史中可谓是赚足了人气。

继续阅读

Some updates

2017 年 3 月 5 日

上一次写博客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月余,没有更新的原因,无非是是这段时间过得太让人丧气,勉强码写文字,或许也走不出只是在这个页面上多添些颓丧话的圈子。不过这个网站确实是没有被我放弃的,它一直位于于我的 Safari 个人收藏的首位,只要一打开 Safari 就可以看到它。

继续阅读

Sophomore

2016 年 9 月 17 日

现在是大二学年开学后的第二周,正值中秋假期,于是便抽出时间来码一些字。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大二几周的生活确与过去有所不同,二是我并不希望上一篇偏技术的文章长时间停留在我的博客顶端。

因为复旦大学枫林校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所在校区)翻修工程尚未完成,我的大二将主要在复旦大学江湾校区度过。搬宿舍确实是一件十分令人困扰的事,搬运时有抱怨不少,不过搬到江湾后确实感到住宿条件比在邯郸校区好了许多,安顿下来后还是感觉蛮好的。

继续阅读

How Windows 10 killed design

2016 年 8 月 27 日

本文主要内容已发布在知乎「如何评价微软的 UI 设计?」问题下。

从 2014 年 9 月 30 日微软首次公布 Windows 10,到 2015 年 7 月 29 日微软正式向全球发布 Windows 10 正式版,再到微软在 2016 年 8 月 2 日开始向全球用户推送 Windows 10 Anniversary Update,Windows 10 已经是一款有着近两年历史的操作系统。微软于官网、推广邮件和新闻稿中无不在不断重复着 Windows 10 是「Best Windows Ever」。然而,即便 Windows 10 拥有前所未有的免费升级政策之利,至今也仅取得略超过百分之二十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至于微软鼓吹的「一次编译,多处运行」的 UWP 通用应用大业,从目前 Windows 应用商店中 UWP 应用的数量看来,距离取代传统 Windows 桌面软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各个方面看来,Windows 10 都难称达到微软的预期般的成功。这其中的原因无疑有用户于旧版本系统的惯性,但也存在着微软自身的主观原因。

继续阅读

Copyright © 2018 Ryan Lau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