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Some updates

2017 年 3 月 5 日

上一次写博客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月余,没有更新的原因,无非是是这段时间过得太让人丧气,勉强码写文字,或许也走不出只是在这个页面上多添些颓丧话的圈子。不过这个网站确实是没有被我放弃的,它一直位于于我的 Safari 个人收藏的首位,只要一打开 Safari 就可以看到它。

我的设计作品集也有月余没有更新了,在此也说明一下个人的想法。上学期,我第一次从设计中获得薪酬,感谢许多朋友的推荐,我获得了不少的收入,其中包括活动海报、我的第一次商业 App 的 UI 设计项目和一份商业网站设计。理论上说这些作品我都应该传到作品集中,但是除 App 设计之外的作品质量都令我不够满意,遂没有上传。至于 App 设计,由于该版本更新尚未上线,我想还不便将其设计稿传到网络上来。当然,这半年多在九十九度我也设计了不少微信推送中的头图和插图,但是我并不认为将单独的微信头图或插图放到作品集中是个合适的主意。不过,我计划在作品集中专门开辟一个独立方块,集合我参与的微信推送设计,或许大家很快会看到这个更新。现在该页面已经上线,位于作品集主页的第三个方块,各位也可以点此直接进入

现在的我已经处于绝望的边缘了吧,在经历了一个学期的医学专业课学习之后。尽管都是熟悉的汉字,但课本上的文字在我眼里却无任何意义。上课出席与否无关紧要,因为在课上并不能听进任何内容,反而会因浪费了时间而带来更大的空虚和失落。和许多人谈过困境,和父母吵过无数次,现状依旧如此。道理都懂,但我从未想要和任何一个事物或个体做对头,我未尝没有努力尝试去喜爱这个专业。我清楚这一切的后果,但我无能为力。每天都生活在对「可预期」的未来的恐惧之中,我想我就快要放弃了吧。

内心充满不安,然而在现实中却还是要摆出一副若无其事之模样。从未公开闹过脾气也从未公开表露过不喜,剩下的只有冷漠。晚上从食堂中走出,步伐放得很慢,太无力了。

前几天听到好友在网易云音乐上传的 Demo,这首有关家乡的算是积极的歌我之前私下有机会听过几次,今次听了却感到难受。上海很好,但是我多么想念在泉州的生活,那些在困难也不会有绝望的日子,以及身边有挚友陪伴的日子。

很多人会问我是否和父母谈过我的问题,我确实已经和他们谈过无数次。至少在这个话题上,我从未想向他们隐瞒。从高三开始,他们便清楚我的兴趣和志向,但是这又如何呢?多么令人无奈啊。

周中的晚上从本部上完课,乘校车回江湾时,在邻座遇到了过去在预防医学时的同学,他说「你读医就是个错误」。实际上我和他并不熟,听到这样的话着实是出乎我的预料。可惜,我偏偏就是犯了读医这么一个大错误。

有时会希望朋友们能为我写一些话,让我的父母知晓这一切并不是我的固执。太累了,每次回家都太累了,我已经说尽了所有能与他们说的话,我再也不想继续了。

我不会再像过去一样憧憬未来了。即便我相信六月的 WWDC17 中会带来有全新设计的 iOS 11,但是我真不知道,我是否能撑到那个时候,更别说之后 9 月将要发布「革命性」的 iPhone 8 了,放在过去,这一切会是多么激动人心而激励着我啊。

这半年来,我终于迷上了播客(Podcast)。在过去的多次尝试之后,我总算养成了习惯。多亏了课分布在三个校区,通勤时间成倍增长,加上拥有了 Apple Watch 后,我抛弃了单车,转而在短距离上步行,我有了大把的时间听播客。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把《字谈字畅》《Anyway.FM × 设计杂谈》《一天世界》从第一期开始补完。上海真是个孤独的地方,有播客陪伴是一件太好的事。试过不少的播客 App,最后还是回到了 iOS 原生的 Podcasts,真希望哪一天它也能有 Apple Music 的 UI 风格。

去年通过 Surge 团购认识了来自福州的 Kerry,巧合的是,我和他在对科技和设计上有着非常相似的过去,比如我们都曾经热爱 Microsoft,然而最终都成为了一名 Apple 用户。和他交流设计和产品真是一件很棒的事。他成功地转变了我对 AirPods 的看法,像是有 Steve Jobs 的「现实扭曲力场」一样,去年 9 月份时我还嘲讽着 AirPods 的设计和定价,然而我现在已经是每天都离不开 AirPods 的忠实用户了。AirPods is practically magical!

寒假期间去影院里看了两遍《La La Land》,很遗憾,我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对剧情有太多的感觉,但是我还是太喜欢这部电影了。喜爱音乐剧的我爱极了电影中的每一首歌。色彩鲜艳的画面和鲜明的怀旧风格,真是棒极了!当在影院里看到「Five years later」的字幕时,这句字幕使用的优美的西文书法,完完全全触动了我,在此刻我确信我已经爱上这部电影了。在看电影时,我往往都会注意电影中使用的字体,无疑《La La Land》是运用字体的上佳之作,在此还想夸一下《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记得看完这部电影后,我也是对其中的字体使用连声称赞。使用小型大写字母(Small caps)便称得上不错,如果能用上如 Zapfino 一般优美的笔画,那就是棒极了(当然,还是要分场合的)。

这几天首都又在开会了。从高中以后,我已经越来越少公开表达表达我的倾向和立场。但这几年开倒车的行为,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我们从未是生逢其时的一代。就这样吧。

评论

Phil Harmonic says:

Hey, Ryan. It’s nice to see you here again.

The ongoing absurdity of life. Why can the world just let us do what we “phil”? It’s not going to be easy, and we don’t know what’s laid in front of us. Mia said she wants to be an actress while she was a barista working on exhausting shifts. But she did made it. So did Seb. Where’s my auditon that will forever change my life?

发表评论

÷ 1 = 3

Copyright © 2018 Ryan Lau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