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A Typography Nightmare, Apple Edition

2017 年 4 月 15 日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于我在 16 年 12 月写给《字谈字畅》节目的两位主播刘庆(Eric Q. Liu)和钱争予的一封邮件。在四个月后,我决定在添加一些最新的内容后将这篇文章发布在博客中。

正如标题所言,本文的主题是 Apple 近期在字体排印方面的灾难级表现。我写下这句话时,无疑是有些痛心的,毕竟这与 Apple 长期以来给许多人留下的印象完全相反。自 Steve Jobs 与西文书法的奇缘故事开始,Apple 便以在字体排印上的专业与专注而收到创意人士的推崇。诸如 Apple 长期以来坚持以保留字体设计风格为方针的出色的字体渲染(font rendering),以及 Apple 尊重字体版权等事,都是 Apple 在字体和字体排印上令人尊重和敬佩的事迹。相比起 Microsoft 臭名昭著的 Arial,以及接下来以同一方针抄袭而来的 Book Antiqua 等,Apple 在字体数字化、桌面排版的发展史中可谓是赚足了人气。

当下的 Apple,表面上还是继承了过去的优秀传统。前几年发布的 San Francisco 字体家族,以视觉字号、前所未有的多字重等 Helvetica Neue 和 Myriad Pro 完全不具备的特性上位成为横跨软件和硬件的 Apple 统一品牌字体。在 14 年,Apple Watch 的推出首次揭开了 San Francisco 的面纱。在 WWDC 2015 中,Apple 首次举办几个和新的系统字体和字体排印相关的 sessions,向开发者介绍新的特性。在同年 9 月推出的 iOS 9 和 OS X El Capitan 中,San Francisco 正式成为系统字体,登陆 Apple 的两大传统软件平台。同样,在当年推出的 MacBook 中,San Francisco 取代 VAG Rounded,开始占领 MacBook 产品线的键盘字体。在 16 年 9 月推出的 iPhone 7 中,San Francisco 替代了 Myriad Set Pro 成为了 iPhone 的标志字体。在前几个月,Apple 又正式将其官方网站的网页字体由 Myriad Set Pro 换为 San Francisco。在最近推出的 iPad(第 5 代)中,San Francisco 也正式成为 iPad 的标志字体。短短的两年多时间,San Francisco 就占领了绝大多数 Apple 的产品。Apple 如此大刀阔斧的更换字体,足见 Apple 对字体的重视。

然而,拥有一款优秀的字体,并不代表就有优秀的字体排印。字体设计是字体设计师(type designer)的功劳,而字体排印则是字体排印师(typographer)的工作,San Francisco 这一庞大的字体家族十分出色,但 Apple 近期的字体排印案例却让人失望和困惑。

以下我将结合实际截图说明问题,由于本文起初写于 16 年 12 月,本文大部分截图都为 16 年 12 月时截图,当然,对于截图中场景现实情况有变,使用旧的截图不合适的案例,我会放上最新的截图。


Apple(中国)官网

在 16 年 12 月的苹果官网中,底部的「iPhone 年年焕新计划」图中所用标题字体选择存在问题。在标题中,「iPhone」一词并未使用 San Francisco 字体,而是采用了旧的 Myriad Pro。我清楚的记得,在当年 9 月,该计划刚刚推出时,官网底部也有同样的图,然而当时使用的是正确的 San Francisco 字体,至于 12 月时官网编辑为何要换图,还用错了字体,原因不得而知。这个字体选用错误大概在两三周后被纠正了。


Apple(台湾)官网

在 (PRODUCT)RED 页面的标题部分,逗号后多加了一个空格,而在正文中,是没有空格的。不止此处如此做法是出于何种考量。


App Store

尽管 iOS 9 后,iOS 的系统字体已改为 San Francisco 和苹方(中文部分),但在 App Store 中,还有着大量的华文黑体的残余,且为中西文混排十分拙劣的残余。

App Store 的配图用字问题并不简单,在 17 年 1 月 4 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App Store 的配图用字是华文黑体(中国区)或 Helvetica Neue(美国区),在 17 年 1 月 4 日时,我惊异地发现 App Store 的配图字体都被改成了 San Francisco 和苹方,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完美,在一周后,又出现了部分几张华文黑体或 Helvetica Neue 的横幅,而在 17 年 3 月 27 日后,App Store 的配图用字又全面回归了华文黑体和 Helvetica Neue,而且 Helvetica Neue 的字重相较 17 年 1 月 4 日前的配图还变轻了……真是匪夷所思。

如上图所示,现在 App Store 中国区内所有的横幅均使用华文黑体。值得一提的还有,App Store 在横幅中出现的标题字还偶尔会出现啼笑皆非地使用了非中国大陆标准字形的、既不是苹方亦不是华文黑体的字体,例如上方这张我于 16 年 12 月份的截图中,「太阳系」三字的写法显然和中国大陆的标准不同(「系」一字很显然不是中国大陆的写法)。

说回华文黑体,在截图中可以看出,App Store 中国区的横幅中文字的细纹部分也直接使用了华文黑体,在这种排版下,可以看出拉丁字母的基线相比汉字有十分诡异的升高,阅读体验无比糟糕。并且,华文字体的西文部分看上去十分近似于几何风格的 Futura 字体,这与 Helvetica Neue 和 San Francisco 的 Neo Grotesk 风格相去甚远,不符合 iOS 的审美,十分突兀且业余。

下面这张图中则展示了一个让人感到更加分裂的案例,在「iOS 10,让 App 更添新意」一句话中,西文部分使用了 Helvetica Neue,但由于华文黑体的粗体的粗度不够,并未能与 bold 字重的 Helvetica Neue 自然搭配,导致西文部分十分扎眼。说来,既然 App Store 的编辑认定了要用华文黑体,这里为何又要改成 Helvetica Neue 呢……真是令人感到困惑。

至于国外的 App Store,此处拿英国区举例,其横幅字体使用的都是 Helvetica Neue,而非 San Francisco:

诚然,此处从审美角度讲,并没有任何错误之处。但既然 San Francisco 已经被开发出来用于取代 Helvetica Neue,为何还要有意识的继续使用 Helvetica Neue 作为横幅用字?况且,17 年 1 月 4 日后曾全面启用 San Francisco,却在 3 月底又更改过来,这实在不能理解。现在的 App Store,已然陷入了 San Francisco 和 Helvetica Neue 混用,以及苹方和华文黑体混用的分裂局面。在下图中央的横幅中,左侧使用的是 San Francisco,而右侧使用的是 Helvetica Neue:


Activity app

Activity app 是 iPhone 绑定 Apple Watch 后才会出现的 app。在英文版的「记录」页面中,calories、minutes、hours 等词的基线是与前方的数字对齐的,看起来十分自然,然而在中文界面中,由于汉字的字身高度比拉丁字母高,造成汉字的基线实际上低于拉丁字母的基线,在此处刚好又遇上汉字的字高与数字的字高接近,便给用户带来了一种汉字相对数字「往下挪了一点」的感觉。再者,此处中文字号虽然与英文版中西文字号相同,但由于汉字的体积较大,在相同字号下便无法体现出西文小写字母下能够体现出的感觉。

在「健身记录」页面中,「公里」这几个字实在是太大了!不知为何此处中文采用了比西文更大的字号,若是采用相同字号,便不会导致这种突兀的情况(尽管数字和汉字之间的字距还是有些偏小)。目前的设计中,界面设计师本要表现得计数单位比数字略小,而在中文界面中,这种风味完全消失了,「公里」几个字抢占了界面中所有的风头,看起来十分粗暴。

另外,借由这个案例,我还想质疑一下 Apple 对于中西文间空格的态度,目前 Apple 的态度十分模糊。存在空格和没有空格的情况几乎对半开。在上面这张截图中,可以看到同时存在两种处理方式:「2016年12月」中不存在中西文间空格,而「1 次跑步训练」、「22 次体能训练」中则存在中西文间空格。不止于此,Apple 使用中西文间空格的不统一态度还存在于系统的方方面面,例如通知中心中,顶部的日期没有空格,而「照片」app 中自动生成的「Memories」相簿封面标题中却有空格,等等。

说回 Activity app,再放上一张二级页面的界面,可以看到上面提到的「汉字字号过大」的问题仍然存在,拜托,数字单位真的太大太大啦。


照片 app

iOS 10 中新推出的「Memories」功能在经过中文化后几乎丧失了西文原版的所有风味,还加入了一些中文特供的诡异体验。

西文系统下,相簿的标题用字丰富,甚至有 stencil 字体,然而在中文化后,所有的字体选择被精简成了枯燥乏味的一种款式:苹方 + San Francisco。如下图,英文版相簿在左,中文版相簿在右:

业余且诡异的是,中文化后,相簿的标题行距极小,这导致我几乎再也不想打开这个 tab……看起来无比的粗制滥造。


Apple Music

iOS 10 的 Apple Music 经过了重设计,Apple 评价全新的设计为「BIg. Bold. Beautiful」,这套全新的设计的核心是字体,这和 Microsoft 多年前的 Metro UI 颇有些相像。但这套设计仍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是界面中文化后导致的风格差异。

在「为你推荐」页面中的标题,在英文下阅读体验舒适,但放在中文下,采用相同的字号,由于汉字字高较高,压缩了本来恰到好处的间距,使得「某月某日 星期几」和「为你推荐」之间的间距看起来十分拥挤,难以喘息。如下图所示,作为对比,可见中文界面下,顶部日期与「为你推荐」之间的间距极小:

不过惊喜的是,这一问题在 Apple 最新推出的 iOS 10.3 中得到了一定的解决,从下图的对比中可以看出,在 iOS 10.3 中,中文的标题字号变小了:

另外,Apple Music 英文界面下大量使用了字重为 heavy 的 San Francisco Display 字体,对应到中文界面下,由于苹方的最大字重仅为 semibold(比 heavy 小两级),便使用了 semibold 字重的苹方。故在上图的对比中,可以看出中文字体明显比西文细,而这样是否能够传达出设计师希望传达的设计感和层次感?西文中,heavy 字重的 San Francisco 与 regular 字重的对比明显,这不仅仅表现于粗细差别,还表现于字宽的差异,heavy 字重明显字宽更宽。但将苹方的 regular 和 semibold 对比时,显然没有西文字体的显著对比差异,因为苹方的两个字重更多只是笔画粗细的区别,而缺少了字宽这一轴的对比。不过,话说回来,苹方若做到 bold 字重,有可能会导致字体灰度过重,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了。现在看来,或许只能说这一设计不适合汉字。


有关西文引号使用的问题

在开始讲这段内容前,首先简单说明一下西文中直引号和弯引号的区别。直引号 ” ‘ 在欧美被调侃为「dumb quotes」(傻瓜引号),相反弯引号被称为「smart quotes」。直引号在文章中出现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在引号密度较大的文段,由于直印号不分前后,会带来混淆,以致影响文段含义。事实上,直引号本来是打字机时代为了尽量节约键盘空间而制作出来的,所以直引号在字体排印界是完全无用的。使用弯引号 “” ‘’ 既是对字体排印传统的尊重,亦是对读者阅读体验的负责。

然而,在 Apple 的系统中,我们可以发现引印号、弯引号均在使用,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以下三张截图分别是 Apple Music 中的三张 The Beatles 的专辑页面,可以看到,第一张截图中同时使用了直引号和弯引号,第二张截图中仅使用弯引号,而第三张截图中,除最后一行使用弯引号外,使用的都是直引号。

此外,在「家庭」app 中,为家庭命名时无法使用弯引号。如下图,当我使用直印号时,命名成功。而当我尝试将直印号改为弯引号时,系统却提示我使用了「特殊符号」,重命名失败。


有关苹方引号宽度的问题

苹方的引号并非同大多数中文字体一样被设计为全宽,而是被设计为半宽,这似乎不符合大多数人的阅读习惯。在某些注重阅读体验的媒体中,由于这个问题的存在,主动在引号前后添加空格,但这又会对本来就使用全宽引号的 Android 设备产生连带影响。在中文直角引号尚未在中国大陆普及的今日,苹方采用半宽的蝌蚪引号,真的合适吗?

总的来说,在 iOS 10 后,Apple 的设计风格十分混乱。尤其在字号和字重的选择上,并不如过去来的统一和有序。考虑到 iOS 10 中 bug 奇多,我理解为 Apple 过于赶工而忽视了软件质量和设计细节。最近和朋友聊天时调侃道「我使用哪家的设备,哪家就药丸」,至于 Microsoft,我已经失望透顶,希望未来 Apple 不会如此。

发表评论

19 − 16 =

Copyright © 2018 Ryan Lau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