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The ways to live

2016 年 1 月 31 日

昨天(1 月 30 日)是回五中宣讲的日子,准确地说的确换了个校区,许多人也都听说了如今关于五中的非议,但是人和事都还是那样熟悉啊。

自己为了宣讲准备了很多,在两张海报和一份幻灯片的设计花了很大的力气,不过事到如今却感觉这些设计于自己的意义比于他人的意义更大些。宣讲的那天凌晨熬夜到三点以确保幻灯片的完工,自己为排版、可读性、字重和元素对齐操心许多,但其实大多数人并不会对此有额外的注意。另外,瀚阳使用 AxeSlide 做出来的幻灯片真的很棒。

在去新校区前,自己对照着各个大学所在的教室列了老朋友们会在的班级名单,希望都能见到他们。但到了宣讲时才发现自己忙不过来,许多人没有见到,很是失望和遗憾。

晚上和亦豪和夫山在九一路、中山路一带逛。吃到了麦当劳桃花口味的甜筒、泮宫对面的金凤汤圆和亦豪推荐的却不怎么好吃的铜锣烧。老板尽管转到计院一事未定,但他似乎也能接受目前的专业,我惊讶于他大学生活中不亚于高三的勤奋程度。亦豪对于自己的专业似乎也十分满意,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加上未来一份待遇和福利不错的安排好的工作也是挺好。相比之下,我的生活缺乏目标,本就缺少对医学的兴趣,大学第一个学期的失利又使得我转专业到临床医学难上加难,父母规划的临床路线岌岌可危,可我也究竟不知道临床和预防哪个于我更适合。我对国内的医疗行业环境十分悲观,我并没有救死扶伤的精神,我只是希望能有较好的待遇,足以让未来的家庭有幸福的生活。

若我最终错过了临床,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是一个幸运的错过,或许这又是我人生中的又一个错误,我不知道。

这些天来看了不少非科班出身的设计师的故事,自己也萌生了一些未来转行的想法。若是本科后读研时选择与医学无关的专业,似乎也不是不可。但亦豪和夫山又提出「本科五年岂不是白读」的看法,我竟一时语塞。说来要是下定决心要转行,还是复读来得最好吧,可我竟也没有那个勇气。

这些年来,出于自己对设计的喜爱做了不少许多人喜欢的设计,也建立起了自己作品集,但在我读医的背景下,这些似乎都是小打小闹,不过是「爱好」而已。父亲说,爱好和工作要区分开来,而我的观点却与之相反。我不是艺术生,但我依旧希望设计能成为我事业的一部分,我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坎坷了。

和恺灵和觉晓都细谈过我目前的困局,谢谢你们对我从设计的鼓励。很开心能和读交互设计的觉晓能讨论一些设计上的东西,你要加油呐,我也要加油。

这个寒假以及未来更长的日子里,我会努力地去学习 Adobe Photoshop、Adobe Illustrator 和 Adobe After Effects 等软件,并在设计上去做一些新的尝试,多留一条路总归是好的吧。

我愿对生活充满热情。

评论

Phil Dunphy says:

Looking foward to your new design works, R!
Flipping through your journal really inspires me!!

xoxo
Phil Osopher

Phil Dunphy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 1 = 9

Copyright © 2019 Ryan Lau 保留所有权利。